电影中的香港 | 《花样年华》篇

 二维码 3


《花样年华》(英语:In the Mood for Love)是王家卫导演的第七部电影,灵感来自刘以鬯的小说《对倒》,故事上承《阿飞正传》,下续《2046》。


《花样年华》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苏丽珍(张曼玉饰)与丈夫、周慕云(梁朝伟饰)与太太碰巧在同一天搬家成为邻居。不久,苏丽珍与周慕云先后发现他们的配偶偷偷走在了一起。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在一起商讨对策,模拟出轨者开始的场景,排演未来可能发生的故事。渐渐地,两人互生情愫。欢悦时抗拒,分开后又思念。两个同样怯弱的人谁也不肯主动。一个是退,一个是一退再退。于是周慕云终是决定离开香港。


“如果有多一张船票,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?”


沉默。


周慕云将她的沉默当作了无声的拒绝,于是,他独自离开香港。而当苏丽珍鼓起勇气去找他时,也只余一个空荡荡的房间。


他们的故事就此终结。电影以周慕云一人在吴哥窟的石林中对着石头洞无声地倾诉结束。自此,吴哥窟石林成为了香港电影迷们热衷的 “打卡圣地”。

该电影也激发了许多歌手的创作欲望。如香港歌手方大同,以影片中张曼玉扮演的苏丽珍这一角色为灵感,创作〈苏丽珍〉一曲,收录于个人专辑《爱爱爱》一碟。


而上文提到的,本片最后梁朝伟于吴哥窟的洞中留下心声的一幕,也激发香港歌手吴雨霏创作〈吴哥窟〉一曲。


而梁朝伟与吴恩琪演唱的同名歌曲〈花样年华〉,也广为传唱,直到现在,也不断被歌手翻唱,成为华语金曲中难以被超越的一个经典。



《花样年华》一片,承载了许多人对于上世纪香港的情感与思念。


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影评人眼中,《花样年华》与香港的故事。


Michelle 21.05.2001


刘以鬯《对倒》中的香港,是一个落泊的南来文人眼中的香港另外,是否片头打出“一九六二年﹐香港”,我们就认定《花样年华》是一个关于香港的故事?


王家卫与魏绍恩谈《阿飞正传》时说:「我63年来香港,记忆之中,那时候的香港是很..... memorable的,彷佛阳光也充沛一些,加上空气中传来的无线电……但记忆总会自已加分。那时候一切都是慢慢的。当然,我绝对不是要精确地将六十年代重现,我只是想描绘一些心目中主观记忆的情景。」


《花样年华》与《阿飞正传》的关系﹐都是王家卫重组他的六十年代的香港但《花样年华》的香港跟《阿飞正传》的香港很不同


虽然外景不在香港拍摄,不过实在太像一个废墟,看看那些街道的破落墙壁、后巷、黄昏的雨景、地上的水渍……曾经盛世一时的繁荣过去了。苏丽珍的花样年华也过去了,只剩下回忆中的她的旗袍依然华丽。


不过《花样年华》中的香港仍然太荒凉了,屋内的热闹跟屋外的寥落对比强烈。由张曼玉与梁朝伟在屋内狭窄的走廊贴身相遇开始,然后在楼房的楼梯,在后巷的楼梯、在酒店,加上张曼玉旗袍下襬的旋动,加上拉丁情歌。加上有节奏韵律的镜头和剪接,《花样年华》是张曼玉与梁朝伟两人的一只探戈舞,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故事的延续。


六十年代的香港,已给各大文人和导演想象化神话化了。这是一种需要。我的六十年代的香港,是近乎王家卫记忆中的香港:阳光充沛、空气传来无线电的流行歌曲,一切都是缓慢的。不过,不是他的电影中的香港,而是粤语长片中的香港


每当我看见那些黑白电影里的香港岛全景,都有想哭的感觉。我们真的曾经拥有这样的风景?曾经有过这样的社会?粤语长片里的世界,是单纯、善良的、友爱的。是有这样的社会,才有这样的电影。都消失了。


透过影评人的眼睛,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香港重新鲜活。


同样的记忆也出现在摄影师的作品中。苏丽珍的彩色旗袍,摇曳出黑白色香港。


《花样年华》与旧照


“旗袍与背影”


电影中,苏丽珍穿着旗袍同周慕云的背影。



上世纪六十年代,女人们穿着旗袍从街道穿过的背影。



“雨夜与阶梯”


电影中,周慕云与苏丽珍在雨夜狭窄的楼梯间擦肩而过。



六十年代,人们撑伞走过雨夜的阶梯。



“窗檐与情人”


苏丽珍与周慕云在窗檐下交谈。



上世纪六十年代,窗檐中热恋的恋人。



重温《花样年华》,其实是怀旧,怀念苏丽珍着旗袍走过雨巷的背影,怀念那个有阳光洒落的,黑白色的绚丽时代,怀念那时香港的矜贵


那时的香港,传统文化的残影余波犹存,动荡与不安才缓缓拉开序幕。人们浑然不知,犹唱着最后的欢歌。


至此之后,香港的经济开始了繁华与飞跃。小巷被拓宽成敞亮大路,雨夜的路灯使窗檐亦不再昏暗,人们不再用收音机点上一首《花样年华》,“多一张船票”也不再是离去时候的许诺。


却再与矜贵无关。


文字 | 市场部 王梓萌

图片 | 部分来源于网络

编辑 | 市场部 王梓萌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