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中的香港 | 张国荣篇

 二维码 1


“电影亦可以是独立于文字的,是一个开放的空间,演员可以透过全新的演绎给予角色另一番生命!”

——张国荣Leslie


在你离去十八年后,通过仍然鲜活在电影中的生命,再次怀念你。


《烈火青春》



《烈火青春》拍摄于1982年,被称为香港电影新浪潮时期的重要作品。香港电影新浪潮上世纪八十年代是20世纪八十年代两岸三地新电影运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全新的思想内容,美学语言和技术手法,为香港电影乃至华语电影带来了新鲜的生命力和深远的影响。


《烈火青春》一片正是新浪潮对电影艺术的追求的体现。它突破了商业电影的局限,向着更广阔的领域探索,以色彩的美感、配乐的和谐等方式体现电影艺术,而不仅仅局限于满足电影商业市场的要求。


影片开头Louisa(张国荣饰)的房间整个以蓝色调为主,搭配Louis的白衣,使得整个场景弥漫着忧伤而柔软的气氛。整部电影中,Louis的服装都以蓝色和白色等冷色调为主,与张国荣特有的忧郁腼腆气质和温柔善良性格十分契合。



《英雄本色》



《英雄本色》(英语:A Better Tomorrow)是一部1986年出品的香港动作犯罪片,由吴宇森执导,狄龙、周润发及张国荣联合主演。


本片于首映时获海外电影界和媒体广泛称誉,被认为其优秀程度足以与同期(1980年代)好莱坞优秀动作片齐名。此片开创香港1980年代黑社会英雄片之先河,上映时票房HK$34,161,314,为当年纪录。凭借《英雄本色》,吴宇森奠定了吴氏电影暴力美学的风格。当时在香港影界备受欢迎的张国荣在其中饰演宋子杰这一角色,并为电影演唱了主题曲主题曲〈当年情〉


尽管已经过去多年,在当时戏份并不重的张国荣饰演的宋子杰这一角色也屡屡被人提及,就连导演吴宇森在接受采访时也说:“张国荣是个好演员,宋子杰也是个好角色,但是当时我太偏重周润发和狄龙的戏份,对于他的角色内心那种挣扎的感觉,表达太少。如果能够重新来过,我一定会把张国荣的角色描写的更好!”



《倩女幽魂》



回顾张国荣曾参演的电影,《倩女幽魂》一定是无法绕过经典。人们将他唤作“哥哥”,也是自这部电影开始。


《倩女幽魂》(英语:A Chinese Ghost Story),是一部香港制作的鬼故事系列电影。第一集《倩女幽魂》是在1987年拍摄的,徐克监制、程小东导演的灵异电影经典作,采取全新的特技和美术手法来包装传统的聊斋故事,使本片呈现出与往昔鬼电影全然不同的感觉,包括张国荣、王祖贤、午马、刘兆铭等人的造型和演出及黄沾撰写的几首电影插曲。


故事由《聊斋志异》中的《聂小倩》改编而成,在香港上映后大获好评,并掀起古装鬼片的风潮。此片亦扬威海外,为热爱香港电影的东南亚和欧美人士推崇备至的电影之一


片中的故事里,女鬼聂小倩(王祖贤饰)就称呼宁采臣(张国荣饰)为“哥哥”。结果,王祖贤不仅在剧中这么称呼张国荣,在剧组拍摄期间也这么称呼张国荣。然后,全剧组的人都跟着称呼张国荣为“哥哥”,尽管多少带上了一点戏谑的成分,但这种戏剧与现实相交织的方式,也深受张国荣本人喜欢。


自此,“哥哥”便成为专属于张国荣的称呼。


《霸王别姬》



时间快进到1993年,一部轰动华语影坛乃至世界影坛的电影《霸王别姬》上映。


《霸王别姬》(英语:Farewell My Concubine)改编自李碧华同名小说,由陈凯歌执导,张国荣、巩俐、张丰毅主演的电影。叙述伶人程蝶衣对国粹艺术的执着,进而投影出历史与文化在大时代的演变下,造成的激荡与人生。影片蕴含深厚的文化内涵,气势恢宏,感情强烈,情节细腻深远。


本片获得第46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,成为第一部也是迄今唯一获得此奖项的华语电影。亦被视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华文电影之一。此外,该片还荣获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,以及第66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,并于2015年被美国《时代》周刊评为“百大不朽电影”之一。


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片头一曲《思凡》,唱罢程蝶衣(张国荣饰)一生的孤独与惆怅。


“骓不逝兮可奈何?虞兮虞兮奈若何”一曲《霸王别姬》,唱罢一个时代的悲欢离合。


不疯魔,不成活。常道人生如戏,戏如人。但戏可以重演,人生不能哪怕一次的重来。戏几多生动,人生就有几多沉重。程蝶衣,段小楼,菊仙,三个动荡时代的小人物,千千万万历史殉道士中的三个,在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中,共同勾勒出了滚滚红尘中无可逃避的爱,恨,情,仇与人生的几多无奈。令人看罢,不胜唏嘘。



《春光乍泄》



时间再次推进到1997年,《春光乍泄》上映。


《春光乍泄》(英语:Happy Together)是王家卫导演的一部香港电影。故事发生在地球上距离香港最遥远的地方:阿根廷。该电影描述张国荣与梁朝伟所饰演的一对男同志伴侣的爱情故事, 本片获得第50届戛纳影展最佳导演奖, 并获得该电影节金棕榈奖和最佳男主角提名。


张国荣自己说,《春光乍泄》是他在演技上最没有遗憾的电影。


的确,Leslie有一种Falling beauty,即越是凋零,越是美丽,在风中瑟瑟,在雨中蒙蒙。春光里的Leslie面容消瘦,形单影只,却散发出孩子般的生命力和魔鬼般的媚惑。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水光中,在厨房马赛克地板上的探戈中,在“不如我们重新来过” 的言语中,浮光跃金,就是何宝荣,就是Leslie,就是Leslie的何宝荣。


“我终于来到瀑布,我突然想起何宝荣,我觉得好难过,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。”


可惜再无何宝荣,也再无Leslie。




文字:市场部 | 王梓萌

图片:部分来源于网络

编辑:市场部 | 王梓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