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逢华诞月轮圆,月光所照皆故乡——致所有同學的一封家書

 二维码 1
作者:行政组

Hi,正在看這篇文章的同學,你好嗎?


     不論你現在是為了學業逗留香港不得不獨在異鄉,還是呆在家鄉與親人歡聚一堂,交協君都祝你學業進步,家人身體健康,萬事如意!



2020年,這個世界似乎變得讓我們認不出來了。香港,在二月前後港府宣佈封關之後,竟一直到今天都無法開通。這個昔日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,人口流動極為頻繁、每年接收四千多萬旅客的亞洲金融中心,突然變成了與世隔絕的小城;曾經週末聚三五好友過關,到深圳雅座去高談論闊的那些日子,已是恍如隔世。身體動的少了,資訊卻流動的更多了,兩年以前可能還沒有多少人知道zoom是什麼,而現在視像會議卻成了生活中必備的一部分;校園中師生晤言一室之內,課堂裡往來無白丁,這些都被割裂成“新冠前”的歷史記憶,我們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重溫。


每個人心中都懷著讓生活回歸正軌的熱切期望,而抗疫的現實卻要求我們需要更加忍耐。


大家還記得交協在19年10月舉辦的那場“時間規劃營”迎新及訓練活動嗎?在那兩天一夜裡,我們為參與活動的近百位同學準備了一場“時間就是生命”的大型社會模擬器。(借用電影《時間規劃局》的概念,每位同學都獲得一定的初始時間,同學們會通過“工作”賺到“時間”這種貨幣,如果同學不去“工作”,倒計時結束同學就會失去遊戲資格。在遊戲的設計中,我們也通過設計考試作為門檻,將高薪工作和底薪工作區分開,以便激勵同學們多多增值自己,上升自己的“階層”。)



活動的本意是想讓大家體驗到在極端的情況下,人生中很多的願望及想去做的事,都被迫讓位於生存的壓力。在面臨生存的壓力時,人們將不得不專注於自己的比較優勢:我能幹什麼來養活自己?有什麼工作是我可以做的?而一旦找到可做的事情作為第一步墊腳石,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,通過工作攢錢和考試獲取執照,一步步提高自己的價值,通過“靠山吃山、靠海吃海”,路自然就越走越寬了。


當然,不論交協君我說得有多麼嚴肅,這也只是個遊戲。我依稀記得那天下午結束遊戲後,大家把道具和身份都拋下之後那輕鬆愉快的神情。


孰料造化弄人。


新冠疫情席捲全球,讓遊戲中的場景變成了現實。封關之後,香港旅遊業失去了九成九的份額,25萬旅遊業從業者一同步入寒冬,交通、零售、餐飲等各行各業都慘遭痛擊,數不清多少人要放無薪假。而這帶來的心理壓力,也正逐漸演化到像家庭暴力那樣的社會問題裡去,直接和間接受影響著數以百萬計的香港人。


昔日一同參與遊戲的同學告訴我,在剛剛過去的這個暑假,他在公司實習了三個月卻沒有任何薪水,因為現在的市場已經不是公司聘請實習生了,而是要同學們請求公司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學習,哪怕分文不取。可就在兩年之前,在香港實習一整個暑假,賺他個一萬兩萬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。


以前在迎新營裡一同遊戲的同學們,有些還在象牙塔里含苞待放,有些則已經準備步入社會了。當生存壓力真的拔山倒樹而來之時,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回想起一年前的那個下午,我們在訓練營裡的那場遊戲?


你記得嗎?我們一起玩過的,

不過也就是那麼回事,不難的。


疫情什麼時候會過去?沒有人知道。或許你還未想清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,但已經快畢業了;又或者你非常明白自己想要什麼,卻迫于生存的壓力,未能施展。若不順意,願你能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找到那第一份能讓你在這座都市落腳的工作,再繼續腳踏實地地規劃自己的將來;若你正春風得意,願你大展鴻圖,扶搖直上九萬裡。


最後祝你和你的家人——不論是正在相聚還是分處兩地,都好好品嘗月餅和蟹子,即便再忙,也願你抽出時間,與我們共用今晚的月光。

舉啤酒邀明月

東八區共此時


你在香港的朋友——交協